in Life

这天晚上十点多。住在福州的他正在家中陪护快生产的老婆。楼下忽然传来呼救,大喊“强奸”。他毫不犹豫就跑下楼去。看到一名男子把女生按在墙上,掐着脖子殴打。女孩的脖子被掐,脸都紫了。赵宇上前拽开那名男子,接着就被那名男子打了两下。出于自卫还击,赵宇把他撂倒了。撂倒后,赵宇往前走,却被那人紧紧拽住三根...

in Music

恶魔之泪魔鬼受够了孤独,在地狱和人间徘徊,甚至于不再喜欢捉弄人,它爱上一个男孩,但男孩已经有了一个爱他的女孩。魔鬼制造了一个意外,男孩死了,女孩哭得撕心裂肺。魔鬼在天堂门口拦住了男孩:“男孩,我是魔鬼,我看得出你很爱那个女孩,但进入天堂就意味着洗去前世的记忆,你们以后将不会记得对方,所以,和我...

in Life

送茶的人已走,饮茶人心事未了,一缕苦涩的茶温,终无着落,仍然的卑微。 生活就是卑微着,为一种欢乐、为一种念想、为一种爱的腐骨,你卑微着卑微着孤独。 我是一个极易被感化的人,思绪中沉淀了过多的风花雪月,一片花瓣的凋零,一份爱情的残缺,一个伤感的画面。 生命原本就是一场孤独的旅行,没有同伴,...

in LifeMusic

近况首先最近出差跑了几个城市,所以博客生草了(其实是不知道写什么,反正感觉自己没力气)。深深体会了一把,成年人的世界并没有容易二字;各种策划,脑袋整天重复于宕机重启。时常还是有翻看老友的博客,其中文陆同志的“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简语,昙花一现。累了我也喜欢听听歌,早上起床媳妇放了我喜欢的歌,心...

in Life

一天接着一天,偶尔也想停一停,让双脚悬空,脱离与地面接触的压抑。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早已挣脱不开被生活束缚的牢笼。慢慢的闭上布满血丝的双眼,我试图想去感受心脏的脉动,我试图想剖解未知的旋律为何响起?在梦中,我拼了命的挣扎,花光了所有力气,最后身躯像被抽去了骨头一样瘫在地上。我庆幸我终于能思考了...

in Life

年少时做过武侠的白日梦,甚至现在的大多海外民众,脑海中照旧认定中国人个个都是身怀绝技的高手。我且希望自己能满足外国友人的幻想,不过到我发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武侠奇技时,往往是在银幕和电脑游戏里。我朋友常说,有人的地方才有江湖,网游里建立的真情实感才是真的江湖,后来看着朋友对游戏里的CP梦里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