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三十年


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就是想说点。

前天我的右腿撞到了石头,当时觉的疼一阵也就没事了,今天发现那已经是一块青紫,人生很多事都要延迟很久很久才会感觉到疼,你能想象吗,也许等你到三十多岁的一个夏夜,开车回家在某个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你突然反应过来原来十九岁的时候那个人说的那句话原来是这个意思,而这时候你已经过了小半生。

你以为她是来救你的。结果她却要了你半条命。

他说,我终于觉得自己彻底地老了……从不曾与我讨论过死亡。她不爱谈论生死,显得生命力旺盛。总是行动和尝试,鼓足勇气再次出发再次跌倒。不知道停止。不畏惧创痛和伤害。也许她自认这是代价所在。我想她的内心早有预料。所以对死亡有一种顺从。而我有时早晨醒来,心里万念俱灰。这种感觉深深渗透至血液和骨髓,仿佛身体和意识在虚无感中纷纷碎裂。我在镜子中看到自己。我只不过是一个在虚妄欲望和幻觉中起伏的中年男人罢了。


And the winner is : la vie, and the winner is : l'am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