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在夜里崩溃过的人,都是心里有一部分死掉了的人,每天都在变得更无所谓,拒绝了煽情之后的每一天都在哈哈哈哈,在堆砌起来的不羁里,总该有什么藏在最深处吧。 让我知道,凋零的可以是花,但绝不会是春天。

已经很努力地把人生过成喜剧,也总有唏嘘在心头。

以前年少气盛,最容易将自己炽热如火,喷薄欲出的感情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恨不得剖开胸膛,让别人立马知道我的感受。现在不会了。谁也承担不起另一个人的感情寄托,这件事我明白得太晚了。灯光熄了,就得退场。习惯了放弃,不懂执着于。

在某一个周末,只是想睡个午觉,结果醒来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房间里一片漆黑,你知道美好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可是这时候你不知道是继续昏沉的睡去,还是继续面对没有一条未读消息的手机,冰箱里中午剩下的饭菜,洗衣机里堆放的衣服。 一切都没有发生,没有改变。可是你就在这个瞬间感到狼狈。


And the winner is : la vie, and the winner is : l'amour